萧小夜夜

谢谢你们的哈特(*´╰╯`๓)

【维勇】吵架?(上)


(ง •̀_•́)ง短篇
(ง •̀_•́)ง保证he
  
  胜生勇利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大吵了一架,因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
  
  本来是不该吵的。
  
  两个当事人坐在火车的座位上,中间搁着个过道,低着头一声不吭。
  
  尼基福罗夫先生正低着头抱着怀里的背包,时不时地吸着鼻子。
  
  而胜生勇利低着头,恨不得把脸埋在地底下,当然在这个铁皮箱子里明显是不可能的。他有点后悔了,不该在那种时候对维克托发脾气的 ,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自己 。他的头要炸了,勇利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企图让自己可以轻松一点。
  
  车上的人越来越多,过道里的人把勇利唔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到维克托的身影。勇...

没错是我!(๑•́ω•̀๑)

韫杉泣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我

早晚得被电机整疯

还有一个月六一了,想看团子维和团子勇梗,有没有太太写哇

【维勇】冬日昙 10(下)

☆更文使我快乐!劳动节快乐!
☆码文的时候千万不能碰lofter,贴吧,微博,优酷,网页,电脑,纸质小说,枕头……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chapter 10(下)
  
  直到现在,那依然是胜生勇利最为恐惧的一段噩梦。
  
  人数不断在减少,从最开始的八十,慢慢变成三十、二十……到最后的屈指可数。这些数字就像一个无底洞,慢慢的将他们吞没,归零。
  
  他们只是孩子,他们应该被呵护关爱。最初他们满怀希望去战斗企图让自己活下去再次见到那束光,可他们错了,这本来就是黑暗中的黑暗,即使逃出这片黑暗也会有另一片黑暗在等着他们。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越来越受不住来自未知的恐惧,他们再也看不到...

【维勇】冬日昙 10(上)

☆谢谢每位给我哈特一直支持我的小天使【土下座】

chapter 10(上)

    勇利这才知道了自己究竟身处在怎样残酷的处境当中。
  
  听优子讲,这些孩子几乎都是来自贫民窟的孤儿,似乎都没有来这里时候的记忆,他们每天只有一顿干粮——一块又脏又硬的面包,来保证他们不被饿死,终日被关在这个又暗又冷的屋子里,每天唯一能见到阳光的活动就是去竞技场搏斗,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拿起手中的剑,让自己活下去。
  
  他们要面对的,是凶残的野兽。
  
  可当胜生勇利真正见到这些野兽才知道这是怎样的恐惧——即使他早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成年狮子的怒吼足以让这个过去被...

☆张家长生梗,脑洞产物
☆tag不知道打什么系列

  “以后你便是吴邪,吴邪便是你。”
  “是,族长。”
  吴邪,我把族长让给你近百年的时间,现在,他终于是我的了。张海客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维勇】没离开过(上)


☆冰上的尤里同人文 
☆原著向
☆歌曲《没离开过》衍生
☆『』里为歌词
☆听了林志炫的『没离开过』感觉同步率意外的高,像是维克托的自我独白,倾述他的孤独与爱。
  
  
『我曾爱过也失去过』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绝对是个万人迷,凭着一张迷倒众生的脸蛋和压倒性的,各种优秀的女孩都想方设法地往他身上扑。因此,他从来没愁过女朋友的事情。
  
『尝过爱的甜与涩』
  
  但是这不代表他就适合谈恋爱,每次,不到三个月,他的女朋友们都会和他提出分手——没有人能忍受这个习惯以自我为中心、 恨不得在冰场过一辈子的世界顶尖滑冰选手的漠然和任性。维克托并不放在心上,这些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魅力与形象,维克托•...

【维勇】二十四小时(短篇完)


☆一方死亡预警,维勇only
☆虐的,刀子,be预警
  
  胜生勇利睁开眼睛,直直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
  
  只有……二十四小时了吗?
  
  门吱呀一下响了。
  
  谁……维恰,是你吗?
  
  啊,你的手好暖啊,从以前开始一直就是了……
  
  维恰你怎么了,你在哭吗?
  
  不要哭啊维恰,虽然你哭的时候也很好看……
  
  但是我更喜欢你笑得样子呢。
  
  其实我知道的,我的时间……
  
  已经只剩二十四小时了吧。
  
  哈哈,我知道呢,吓了一跳吧。
  
  明明被你隐瞒的那么好……
  
  对不起,你在说什么呢,我好像……已经听不到你说的话了。
  
  好想再听听你的声音啊。
  
  听听你一次又一次念...

【维勇】冬日昙 9

abo世界观
黑手党维*杀手勇
ooc属于我

chapter 9

  黑暗,无尽的黑暗。

  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色彩,却成为了他醒来后看见的唯一色彩。

  冰冷的金属束缚着他的手脚,动一动就会发出了哗啦哗啦的声音。他就这样被关了两天两夜了,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除了每天来送食物的守卫,他还没有看到过其他活着的东西,哪怕是一只老鼠。房间里并没有床,他只能缩在角落里让自己更舒服一些。

  他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这里是哪里?

  他只记得他哭晕了过去,然后……

  想起那一天的火光,耳边似乎又响起了火焰烧毁一切的噼噼啪啪声,勇利紧紧的捂住耳朵,他不想再想起这些了。

  现...

好像好多人对小毛的特典有很大意见啊。我觉得很帅啊。啥?不是维勇?尤里不也是主角之一吗?有人还说三次元的,即使牵扯到了三次元这是致敬好嘛!第一季绝大部分说的都是维勇,特典画个小毛的表演滑怎么了。都是官方给你们惯的,想看什么官方就画什么,给你们惯的想上天了,官方怎么做需要问你们吗?给点脸还不要脸了。就给yoi一个be你们能咋地,咋都那么跳呢。想跳坑的出门右拐不送,冰圈不缺人。
到此为止,是我这几天积攒的所有吐槽。
冰尤的确经典,但没有哪个动漫不会变质。希望大家能想起最初喜欢上冰上的尤里是因为什么,圈子的确有点乱,但我会一直坚守在维勇阵营里,一直记得yoi给我带来的爱与心动。
希望维勇可以幸福。希望喜欢yoi...

【维勇】冬日昙 8

黑手党维٩( 'ω' )و 杀手勇
abo向

今天依旧没有维克托的戏份。
(づ ●─● )づ

  胜生勇利永远都不会忘了托克斯•梅科托夫这个名字。
  
  曾经在胜生勇利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那里有着疼爱他的爸爸妈妈,还有陪着他玩耍的姐姐,他们在一个叫长谷津的地方经营着一所温泉旅馆“乌托邦胜生”,过着幸福而又安宁的日子。
  
  一天,那是勇利第一次一个人出去帮父母买东西,他兴高采烈的小跑去商店买好了需要的东西,想象着父母夸奖他的神情,充满期待的往家走。
  
  可当他看向家的方向时,本该黑了的天却变成了红色,还有浓烟飘上天,那不是他家的方向吗?小男孩抑制不住心里的不安,疯了一样向...

好想吃粮呀,还不想产粮,好懒啊,好想吃粮啊。

【维勇】冬日昙 7

abo向,黑手党维*杀手勇
ooc属于我,小滑冰属于我们。

chapter 7
  
  维克托来不及思考,就被eros猛地推开。同时,他听到了一声闷哼。
  
  eros第一时间转过身抽出藏在大腿上的短枪,朝子弹飞来的方向开了一枪。
  
  一个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应声而倒,鲜血顺着柱子流到地板上。
  
  大腿上的疼痛让他蹲下了身子。
  
  “没事吧?”维克托蹲下身扶住了了他。
  
  “没什么大不了的。”伤口还簌簌的流着血,他忍着疼痛撕下了裙子上的一块布,粗暴地系在还在流血的伤口上,“他不会离太远的,托克斯一定还在哪里看着我们。”
  
  这些年的经历让他对疼痛不再那么敏感,但是中弹位置太接近大...

【维勇】冬日昙 6

chapter 6

  大厅中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托克斯•梅科托夫,也就是这次宴会的主人,表面上是个非常成功的企业商人,暗中却是个无恶不作的走私犯,军火、毒品、珠宝、人口买卖,他做过的很多事严重破坏了黑道的平衡,如果不是因为他背后的势力,估计他已经死了一万次了。
  
  曾经就是因为这个人,将维斯家族内部弄得一团糟,趁乱杀死了雅科夫的六个心腹,就销声匿迹了。 而那六个人,都是陪伴维克托度过充实的童年、给他温暖与爱的人,他又怎能轻易放过他?
  
  对于这个潜藏了多年之久如今又出现了的老狐狸,维克托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次机会,任他溜走呢。
  
  “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今天让我们...

感觉自己要破产,你们这群恶魔✺◟(∗❛ัᴗ❛ั∗)◞✺

【维勇】冬日昙

这篇真的拖了好久的,三次元太忙加上卡文什么的,删删改改写了快半个多月,真的是好长时间呢。产出撒花撒花~

————————————

chapter 5
  
  宴会厅的一角,年轻的女孩子聚成一堆不知在谈论些什么,偶尔可以听见“哇,好帅~”“要不要去邀请他~”的声音,令原本较为安静的大厅都变成了粉红色。
  
  而造成这些粉红色泡的罪魁祸首,正一脸微笑,背靠在一根大理石柱子上,悠闲地喝着红酒。
  
  就在姑娘们嘁嘁喳喳讨论的时候,一位穿着黑色礼裙胸前别着一支醒目而艳丽的红玫瑰的黑发小姐走了进来。
  
  维克托第一眼就认出了她,虽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他知道这个人是谁,这个人是来做什么的...

上课时的一个小小的脑洞

上帝维设定

    上帝维克托像往常一样,通过水晶球监视着人间的一切。

    路人一:日常吸氷get!

    维:嗯……

    路人二:yoi好好看!维勇好有爱啊啊啊啊!

    维:虽然不知道维勇是什么但好像是个好东西。

    路人三:勇利小天使好萌!!

    维:我家勇利当然萌!最萌的!!

    路人...

我是一只喜欢小滑冰喜欢维勇的吃瓜小透明,每天刷刷微博看看LOFTER,看太太们的文漫,吃吃粮,很幸福。

突然有一天忽然想写点什么,就这样开坑了,不知道能写到什么程度,文笔还是幼儿园水平,希望能写出自己心里最爱的、相爱的维勇。三次元课很多更新会很慢,但是不会坑的,希望自己可以一直坚持下来。把创作当做一种享受吧,加油!

新坑刚开,又是第一次写文,感觉有点力不从心。维勇是我看过最喜欢,最贴合现实的一对,所以我想写出最好最幸福的维勇,希望他们即使在AU世界,也可以那么幸福,让别人感觉他们是维勇,而不是其他的cp。

既然语言只能慢慢积累,那就从原作下手,ooc是难免的,但我还是尽量去还原一个大家最...

【冬日昙】番外二:关于雅科夫的发际线(二)

  二十七岁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愁眉紧锁,深深地叹了口气,扶住了额头。究竟是什么让这个上任了十年的黑手党教父如此焦虑紧张呢?难道又是有难缠的敌人了吗?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哎——自己的发际线是高了吗?自己明明才二十七岁啊!怎么会这么快呢!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这个男人曾经完整的看过另一个男人——他的老师雅科夫,发际线后退的全部过程。他犹记得,雅科夫年轻时候长着一张算得上英俊的脸和一头柔顺金色的秀发。渐渐的,他的发际线开始一点一点向上,雅科夫整个人也越来越暴躁。终于,二十年后的,由一个才气焕发的优秀青年变成了一个脾气暴躁...

【冬日昙】番外一:关于雅科夫的发际线(一)

     距雅科夫把小小的维克托带回维斯家族已有十年的时间了。十年来,雅科夫对维克托无微不至,给他找了最好的老师,而维克托也没有让他失望。知识,体术,礼仪,他每一项都做的非常优秀。随着年龄的增长,维克托的头发越来越长,也变得越来越漂亮。渐渐成长为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继(xiao)承(xian)人(nv),这让雅科夫非常骄傲。

  

  按理说拥有如此优秀的弟子,雅科夫本该悠闲的安享晚年,成为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头的,但是——

  

  “维恰!你怎么又偷溜出去了!”

  

  “维恰!快从意大利炮上下来!”

  

  “维恰!把我的手枪藏哪了...

【冬日昙】4

   #abo设定
  #黑手党alpha维*杀手omega勇
  #ooc属于我,维勇属于大家 


chapter 4

  

二十年后——

  

  “喂!维克托!起床了你这个秃子!”尤里不满的踹开了自家老大的房门。最近这么忙,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个俄罗斯老秃子这么悠闲啊喂!

  

  “啊,尤里,怎么了。”维克托有些不舍得从床上坐起来,眼神里还有些迷茫。

  

  “给,昨天你要的文件。”尤里在心中叹了口气,要是让其他人看到黑手党教父这样的一面会是怎样的反应。

  

  嗯,距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初到这里已经二十年了。二十年里,黑手党界可谓经历了一次大的...

【冬日昙】3

   #abo设定
  #黑手党alpha维*杀手omega勇
  #ooc属于我,维勇属于大家 

chapter 3


      当维克托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和明亮的落地窗,他感觉到自己正躺在一个宽敞的大床上,身上被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这陌生的一切让他紧张,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却因为突然坐起而头晕又躺了回去。

  

  我这是……被救了吗……

  

  门嘎吱一下响了,从门外走进一个金发的男人。维克托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警惕的盯着那个男人,两只小手紧紧的拽着被子。

  

  男人走...

【冬日昙】2

   #abo设定
  #黑手党alpha维*杀手omega勇
  #ooc属于我,维勇属于大家 


chapter 2

  

  雅科夫又偷偷溜出办公室到外面去闲逛了!雅科夫心情大好,比起办公桌上堆成小山的文件还有严肃无聊的客户,有什么比去偷溜到外面散步更让人感到开心的事呢。

  

  总部大乱,boss哪去了!

  

  于是,黑手党某家族boss雅科夫连跑带颠的完美躲开部下的搜查,左拐右拐走进了一条安静的、人烟稀少的街道。回头确认了一下暂时不会被发现,雅科夫速度慢了下来,抬起头,看着白茫茫的天空,任凭雪花飘落到脸上。圣彼得堡的雪还是这样洁白,这么纯白的雪,...

【冬日昙】1

  #abo设定

  #黑手党alpha维*杀手omega勇

  #ooc属于我,维勇属于大家

  

  冬日的阳光透过雪花的冰菱,反射出冷艳的颜色,映的整个世界看起来也冷了下来。在俄罗斯一个不起眼的小巷中,一个银发的小男孩蜷缩在角落里,小小的耳朵被冻的通红,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裳,被冻的苍白的小脸埋在怀里缩成一团,似乎想让自己更暖和一些。

  

  这是他呆在外面的第三天了。一周前,对他最温柔的母亲生了一场大病永远的离开了他,而他的父亲,一个只会抽烟喝酒赌博的男人,在他母亲去世后白天出去赌博把他锁在家里,晚上回来不断的打他骂他。四天前,小男孩意外听到了他父亲和别人的通话,他的父...

维勇也好,勇维也好,只要他们在一起就是最好的了。

©萧小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